你的位置:首页 > 

2020-02-27

独家报道:  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是应付大场面的,很显然,也很遗憾,沃尔特不是这种人。  波特挥了下手,打断了杨逸的话,然后他沉声道:“总统先生要你详细说明并解释一下。”  就在这时,波特沉声道:“总统先生,我不得不打断您和席勒先生的对话,很抱歉,但我必须声明两点,第一,伊凡的核弹交接只能让海神来,第二,我们已经做好了有后续行动的全部预案,并安排好了人手待命,并随时都可以行动。”  “很好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CIA了,其他部门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,如果有任何进展,及时向我汇报,有问题吗?”  “具体行动方案呢?”  杨逸立刻道:“总统先生,纠正您一点,不是可有,而是有可能,但我必须要说的是之前我们毫无线索,而现在我们有了非常珍贵也很有效线索。”  提问的那位更加恼火了,但他肯定不会大发雷霆,更不会说出什么特别弱智的话来,可是他真的不甘心被一个小角色给闹个难堪。  至于提出问题的那位,他的表情还是很平静,可是带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的不爽。  杨逸心里正在嘀咕,总统却是终于看向了他,沉声道:“这次你是有功劳的,我听说,亚伦……咳咳,也是你的功劳?”第1410章 这肩膀拍不得  杨逸心里正在嘀咕,总统却是终于看向了他,沉声道:“这次你是有功劳的,我听说,亚伦……咳咳,也是你的功劳?”  但就在这时,总统先生却是挥了下手,道:“现在不是争执这些的时候,这位年轻人说的没错,既然是他们执行了这个任务,那么他们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人,请坐,我们坐下说。”  “没问题,总统先生。”  一个完全没准备,一个不仅早有准备,而且还是挽救了局势,造成了现在这个良好局面的操作者,那这还有什么好说的。  原来那个席勒是国土安全部的部长啊,怪不得沃尔特不敢说话了呢。  波特是淡然的,但他看向杨逸的眼神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和鼓励。  “具体行动方案呢?”  “哦,我明白了,请继续。”

独家报道:  原来那个席勒是国土安全部的部长啊,怪不得沃尔特不敢说话了呢。  这个案子是风险和机遇并存,对于CIA来说,风险什么的已经可以不考虑了,因为连续的失败再加上除了亚伦这个CIA史上最大的内鬼之后,CIA现在只有丑闻,没有任何能拿出手的功绩,所以能接下并办好一个大案子就像是救命稻草。  杨逸立刻道:“总统先生,纠正您一点,不是可有,而是有可能,但我必须要说的是之前我们毫无线索,而现在我们有了非常珍贵也很有效线索。”  但就在这时,总统先生却是挥了下手,道:“现在不是争执这些的时候,这位年轻人说的没错,既然是他们执行了这个任务,那么他们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人,请坐,我们坐下说。”  沃尔特很诧异,他看着杨逸似乎有些担心。  但就在这时,总统先生却是挥了下手,道:“现在不是争执这些的时候,这位年轻人说的没错,既然是他们执行了这个任务,那么他们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人,请坐,我们坐下说。”  “没问题,总统先生。”  波特挥了下手,打断了杨逸的话,然后他沉声道:“总统先生要你详细说明并解释一下。”  杨逸心里正在嘀咕,总统却是终于看向了他,沉声道:“这次你是有功劳的,我听说,亚伦……咳咳,也是你的功劳?”  提问的那位更加恼火了,但他肯定不会大发雷霆,更不会说出什么特别弱智的话来,可是他真的不甘心被一个小角色给闹个难堪。  “是的,总统先生,基于人性的判断。”  一脸严肃的表情,穿着黑西服的人对总统点了头之后,马上看着波特道:“这个案子继续由你接手,你全程负责。”  总统举手打断了他的讲话,然后他略加思索了片刻后,道:“现在考虑一下得到那枚核弹的过程中和以后能做些什么吧。”  “是的,总统先生,我认为伊凡绝对没有这个意图,如果他真的认为是我们干掉了大伊万,那么他或许确实会做出任何事,我对于伊凡这个人还是有些研究的,他是罕见的肯为了亲情和友情而上面都不在乎的那种人。”  一脸严肃的表情,穿着黑西服的人对总统点了头之后,马上看着波特道:“这个案子继续由你接手,你全程负责。”  杨逸开始讲起他怎么和伊凡建立了接触,怎么在沃尔特的帮助下得到了伊凡的信任,以及最后达成了什么结果,在这个过程中,沃尔特一言没发。  总统都诧异了,他先是皱了皱眉头,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杨逸轻轻的点了点头。  杨逸没什么表情,他只是很沉稳的道:“先生,能力的大小以及经验的丰富程度,在很多时候和年龄无关,既然我受到了CIA最严格也是有效的训练,那么我认为我就是专业的特工,作为一个CIA的普通特工,具有同样能力的特工当然有很多,可既然是我和沃尔特长官执行了这个任务,那么当然就是我们两个做出判断,先生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难道是执行任务的人反而没资格做出评评断吗?那么谁该来进行现场分析,并做出第一步的判断呢?”

独家报道:  总统举手打断了他的讲话,然后他略加思索了片刻后,道:“现在考虑一下得到那枚核弹的过程中和以后能做些什么吧。”  但就在这时,总统先生却是挥了下手,道:“现在不是争执这些的时候,这位年轻人说的没错,既然是他们执行了这个任务,那么他们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人,请坐,我们坐下说。”  言下之意就是别给我内耗了,赶紧把所有的精力都给我用在正事儿上,这话都说出来了,谁搞糟了我搞谁。  “很好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CIA了,其他部门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,如果有任何进展,及时向我汇报,有问题吗?”  “只是基于你们的经验做出的判断吗?恕我直言,你看起来不太像有资格接触此类案件的人啊,你现在是什么级别?”  “是的,总统先生,我认为伊凡绝对没有这个意图,如果他真的认为是我们干掉了大伊万,那么他或许确实会做出任何事,我对于伊凡这个人还是有些研究的,他是罕见的肯为了亲情和友情而上面都不在乎的那种人。”  言下之意就是别给我内耗了,赶紧把所有的精力都给我用在正事儿上,这话都说出来了,谁搞糟了我搞谁。  杨逸的记性没的说,可连他都没能第一时间认出自己的局长来,也可以看出CIA的局长这个吉祥物当得多没存在感了。  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是应付大场面的,很显然,也很遗憾,沃尔特不是这种人。  “只是基于你们的经验做出的判断吗?恕我直言,你看起来不太像有资格接触此类案件的人啊,你现在是什么级别?”  至于提出问题的那位,他的表情还是很平静,可是带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的不爽。  这不是一个大佬对于一个小特工的刁难,这是两个部门之间的明争暗斗,所以,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结束呢。  “是的,总统先生,基于人性的判断。”  “没问题,总统先生。”  “你说大伊万的侄子无意发动一场和恐怖袭击?”  总统点了点头,道:“基于人性的判断?”  杨逸开始讲起他怎么和伊凡建立了接触,怎么在沃尔特的帮助下得到了伊凡的信任,以及最后达成了什么结果,在这个过程中,沃尔特一言没发。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