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天易注册

天易注册

2020-02-29

天易注册独家报道:  “医生。”  其实大块头在战场上一点儿优势都没有,现在打仗用的是枪,再壮的人也是一颗子弹放倒,而且块头大了热量消耗也大,耐力上就没什么优势,就算力气很大最多也就是能多带些东西而已,要说图亚很能打,但是能打在战场上没什么用,所以让图亚当个雇佣兵真的是有些没必要。  杨逸沉声道:“三叉戟多个能吓唬人的壮汉也不错啊,就当是投资人才储备了,在他养伤的时候观察观察品性,合适留下不合适就让他走好了嘛,最多也就半年时间,花不了多少钱。”  杨逸沉声道:“三叉戟多个能吓唬人的壮汉也不错啊,就当是投资人才储备了,在他养伤的时候观察观察品性,合适留下不合适就让他走好了嘛,最多也就半年时间,花不了多少钱。”  发现杨逸决定将图亚留下了,杰特罗颇有些遗憾的道:“其实我挺需要这样一个手下的,他的块头大,能给人一种压迫感,如果带他去和人谈判的话,有时候效果会很好的。”  “给你多少钱?”  张勇笑道:“胳膊断了关吃饭什么事,少吃两顿饿不死人的,过来,我看看你的胳膊。”  把缠在外面的绷带解开把两条木片拿下后,露出了图亚发肿的断骨处,张勇轻轻捏了几下后,图亚嘴里就忍不住发出了嘶嘶的声音。  “谁给你接的骨头?”  张勇朝着杨逸使了个眼色,然后他用汉语对着杨逸低声道:“这小子可是个童军,你知道塞拉利昂那地方现在不怎么打仗了,不过原来打仗的时候真是人都杀红眼了,这童军是常见的很,不过参加过童军的人脑子都有问题,性格都扭曲了,这样的人你留他干什么?”  让图亚当个间谍?那就是纯属开玩笑了,就他这体型再怎么化妆也没用啊,往哪儿一戳就跟个地标建筑物似的,带出门去更容易暴露才是真的。  文盲一个,好吧,这根本就是在意料之中,图亚在该上学的年纪塞拉利昂内战打的正激烈呢,他要是能上学识字那才是不正常的。  其实大块头在战场上一点儿优势都没有,现在打仗用的是枪,再壮的人也是一颗子弹放倒,而且块头大了热量消耗也大,耐力上就没什么优势,就算力气很大最多也就是能多带些东西而已,要说图亚很能打,但是能打在战场上没什么用,所以让图亚当个雇佣兵真的是有些没必要。  “医生。”  “谁给你接的骨头?”  图亚脸上的神色突然有些局促,他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道:“我做搬运工,我比其他人背的东西都多,然后有个人叫我大猩猩,我们打了起来,我一拳打掉了他的满嘴牙,他们用枪指着我,我抢了一把枪,然后费迪南德问我是不是当过兵,我说是的,他说给我很多钱让我跟他干,我就答应了。”  “给你多少钱?”

天易注册独家报道:  “谁给你接的骨头?”  这要是搁古代用冷兵器打仗的时候,图亚绝对是宝贝,当不了将军也是个猛士,但是现在,说实话他可能也就在打架而不是打仗的时候能派上用场,真正的上了战场,他不比费迪南德那些手下有任何优势。  张勇说着话就抓住了图亚的一条胳膊,图亚忍不住一个激灵,随即把头扭到了一边,却是不敢去看张勇。  听起来倒像是个正常的人,心理不正常的人应该也做不了这些工作,于是杨逸沉声道:“你是怎么和费迪南德认识的?”  让图亚当个间谍?那就是纯属开玩笑了,就他这体型再怎么化妆也没用啊,往哪儿一戳就跟个地标建筑物似的,带出门去更容易暴露才是真的。  文盲一个,好吧,这根本就是在意料之中,图亚在该上学的年纪塞拉利昂内战打的正激烈呢,他要是能上学识字那才是不正常的。  “医生。”  图亚脸上的神色突然有些局促,他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道:“我做搬运工,我比其他人背的东西都多,然后有个人叫我大猩猩,我们打了起来,我一拳打掉了他的满嘴牙,他们用枪指着我,我抢了一把枪,然后费迪南德问我是不是当过兵,我说是的,他说给我很多钱让我跟他干,我就答应了。”  杨逸看向了杰特罗道:“你要?你真想要给你了。”  其实大块头在战场上一点儿优势都没有,现在打仗用的是枪,再壮的人也是一颗子弹放倒,而且块头大了热量消耗也大,耐力上就没什么优势,就算力气很大最多也就是能多带些东西而已,要说图亚很能打,但是能打在战场上没什么用,所以让图亚当个雇佣兵真的是有些没必要。  杨逸看向了杰特罗道:“你要?你真想要给你了。”  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,图亚要真的是作用很重要,那他怎么也不可能受到现在的待遇。  图亚摇了摇头。  杰特罗笑道:“我来搞定费迪南德,没问题的,看他们对待这家伙的态度就知道费迪南德不会很在乎他。”  图亚脸上的神色突然有些局促,他在沉默了一会儿后,道:“我做搬运工,我比其他人背的东西都多,然后有个人叫我大猩猩,我们打了起来,我一拳打掉了他的满嘴牙,他们用枪指着我,我抢了一把枪,然后费迪南德问我是不是当过兵,我说是的,他说给我很多钱让我跟他干,我就答应了。”  让图亚当个间谍?那就是纯属开玩笑了,就他这体型再怎么化妆也没用啊,往哪儿一戳就跟个地标建筑物似的,带出门去更容易暴露才是真的。  这要是搁古代用冷兵器打仗的时候,图亚绝对是宝贝,当不了将军也是个猛士,但是现在,说实话他可能也就在打架而不是打仗的时候能派上用场,真正的上了战场,他不比费迪南德那些手下有任何优势。  图亚摇头道:“没练过,什么都没练过。”

天易注册独家报道:  杨逸无语了,他看向了其他人,道:“这钱还真不少啊,那你……呃,你识字吗?”  张勇一脸急躁的道:“真他妈废话,那个医生?哪里的医生!”  这要是搁古代用冷兵器打仗的时候,图亚绝对是宝贝,当不了将军也是个猛士,但是现在,说实话他可能也就在打架而不是打仗的时候能派上用场,真正的上了战场,他不比费迪南德那些手下有任何优势。  图亚连连点头道:“是的,是的。”  杨逸看向了杰特罗道:“你要?你真想要给你了。”  杨逸沉声道:“三叉戟多个能吓唬人的壮汉也不错啊,就当是投资人才储备了,在他养伤的时候观察观察品性,合适留下不合适就让他走好了嘛,最多也就半年时间,花不了多少钱。”  图亚连连点头道:“是的,是的。”  图亚一脸无辜的道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,可能,他们不喜欢我吧……”  文盲一个,好吧,这根本就是在意料之中,图亚在该上学的年纪塞拉利昂内战打的正激烈呢,他要是能上学识字那才是不正常的。  几个人忍不住都看向了图亚,然后图亚就更加局促的道:“我昨晚就没吃东西,一直饿到了现在,其实我不想这样的,但是,但是我真的很饿,人受了伤就得多吃东西,要不然会死的。”  张勇朝着杨逸使了个眼色,然后他用汉语对着杨逸低声道:“这小子可是个童军,你知道塞拉利昂那地方现在不怎么打仗了,不过原来打仗的时候真是人都杀红眼了,这童军是常见的很,不过参加过童军的人脑子都有问题,性格都扭曲了,这样的人你留他干什么?”  杨逸一脸不好意思的道:“抱歉,刚才自作主张了,费迪南德那边儿?”  听起来倒像是个正常的人,心理不正常的人应该也做不了这些工作,于是杨逸沉声道:“你是怎么和费迪南德认识的?”  杨逸很是不以为然的道:“我说句不该说的话,就冲着费迪南德对待手下的态度,我就觉得他不是个可以合作的人,你得对他小心点。”  几个人忍不住都看向了图亚,然后图亚就更加局促的道:“我昨晚就没吃东西,一直饿到了现在,其实我不想这样的,但是,但是我真的很饿,人受了伤就得多吃东西,要不然会死的。”  张勇说的很有道理,杨逸也明白这个道理,不过他看了看图亚后,低声道:“拿来充一下门面也不错吧。”  杨逸看了看图亚,低声道:“能打啊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